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

1995年的六月

1995年的六月,與女友分手了,這個月即將畢業,接下來是八月的高普考,考完後就要去當兩年兵了,一直沉浸在分手的悲傷中,也在問自已:能考上高普考嗎?能順利當完兩年兵嗎?未來會怎樣呢?我能預知十年後的我是怎樣的人?有結婚嗎?有自已的房子、車子嗎?有穩定不錯的工作嗎?隨著時間的流逝,六月畢了業,也回屏東的家,拼了命去準備考試,倒不是為了分手的女友,也不是奮發向上,而是覺得一種必需去做的使命、也是兩年來念大學的宿命,八月中考完了試,又馬上不斷地運動準備當兵,十月半搭上了往新訓中心的火車。
若能乘時光機來到十四年後的今天,當年的我一定很驚訝的發現,原來我已考上高普考,有了份穩定不錯的工作,也有了自已的公寓,自已的車,最重要的是也結了婚,且老婆是原來國中同學的妹妹,這一切的前提都必需是十四年前的我要撐下去才行,撐過考試、撐過當兵、撐過悲傷與自卑………。
現在的我也想乘時光機去拜訪十年後的我,是不是變胖了、變老了,我想希望看到的是有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在家中迎接我,我和老婆滿面笑容的抱著這個可愛的女孩,人不是都需要希望才能活下去嗎?我希望女孩能像十年前一樣地可愛、我希望我能看到我和老婆笑容可掬的溫馨、我希望女孩能像十年前一樣地可愛美麗、我希望………,我一直希望著。

1 則留言:

xxx 提到...

十四年了嗎??還真是快呀。回想以往,還真有一種人事全非的感慨。我想一切該都會如你如願的............